星期一, 六月 26, 2006

忆四维

不知何故,四维兄把自己那个空间删除了
当然我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老蛔,所以我也揣摩不到他的心思
只写写我的一些心思罢了



四维兄以WS自居(NND,WS就WS吧,还教主,唉,名利思想严重!!岂不闻功名本是无情物,有了功名拌了身)。这WS本身就是大俗之物,仁兄的文章每篇却又是大俗之文。虽然大俗,不过我倒是经常去惠顾(看来我也不是什么文人雅士)。至于原因无非就是这大俗虽然大俗,却也有些情趣。虽然写的不是什么治国安帮之策,也不是什么忧国忧民之想,无非是些日常琐事,闺阁戏文(虽然是个大老爷们,不过都WS了,那你就住一会闺阁吧)。若是偶尔阅之,倒也是忍俊不禁的。




昔年与仁兄邻座而学,时常得仁兄教诲,至今想来也是受益匪浅。每每见仁兄双眉紧缩,仰天长叹,小弟便知仁兄那句至理名言就要脱口而出了“唉,各记哪能又XZ了!”余闻此言犹如醍醐灌顶,由衷佩服,兄台真乃高人也!这XZ两字本来恶俗之极,然从兄台口中说出,便觉愈加恶心!每每扪心自问,有感而发??天下大俗恶俗烂俗之人尚不及兄之万一!兄台可称俗人之中之魁首也!



不觉间与兄已有数年不曾会面,也不知兄台近来可曾安否?若非有网络相助,小弟定然以为兄台周游列国,传道授业去了。余尝彻夜不眠,读兄大作,感慨万千,不知以何言词称赞仁兄之文。


仁兄妙文“小弟弟,阿婆问你讨一块钱!”实乃千古绝句!当流传百世!
此文可令孔孟汗颜!李杜泣血!
江州司马阅之掩面而泣!范文正公思之拍案叫绝!
商隐观之投笔从戎!清照读之久久不能释然!
三苏为之变色!稼轩为之心惊!
姑苏城外可退勾践十万雄兵!长坂坡前叫子龙丧胆!
安禄山魂飞魄散,金兀术日夜不安!
让八国联军兵退欧罗巴,东洋乌龟全军覆没!
即便武侯重生,周郎再世,不禁仰天长叹

“CN,哪能会有嘎XZ的BYZ啊!!!”

如此妙文管教日月变换,神鬼莫测也!

听小孩念书随想之二

这次写的东西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源于那一年的听“书”

两个孩子好像更加喜欢去朗读英文课文,而对自己的母语好像非常不以为然的样子
不过,于我来说,他们念的ABCD不见得如何的悦耳;于我来说,他们念的之乎者也简直就是糟蹋祖宗的文化。
之所以我会回想起这些,是前阵子华安大哥的一席话。
原话我已经记不得很清晰了,然而大致的意思就是,这里的人尊重他国的文化胜于自己的文化,即使他们对他国不甚了解。
想来也是这样的。

我们有英语考试,他的重要性是,如果你大学不能达到英语某一个级别,那么你就不能拿学位资格
当然我们也有汉语考试,他的重要性是,你可以用这门课程在大学里积累一点少的可怜的学分。不过你大可去其他课程里混学分,比如诗词欣赏呀,中国文学史呀,等等等等。开这些学科的目的我想学校以次可以来说我们有素质教育了,你看我们的学生都知道苏东坡了(我更加认为很多学生是通过东坡肉知道苏先生的)。

所以,我现在在上海大街上可以听到孩子们都是用普通话交流的。这本身好像没有什么错的,可是仔细听听呢,那些说的普通话里为何还是会有方言的口音?说普通话就好好说吗,何必说的像鸟语。

我们当然也能够听到孩子们说上海话的。不过只是这上海话说的有点像普通话罢了。我被念成 WO 县念成XIAN 人民币叫愣民币 男人成为难人

那么这些姑且就不说了,说说被重视的英语吧。我们可以做一个试验,随便找一所小学(因为上海的小学基本上很早就开始了英语教育)向已经接受英语教育的孩子提一个问题 How are you ? 我可以说有95%的孩子回答是 I am fine.Thank you, and you ? 这几个字,是一字不差的或许95%是保守的估计,夸张说来100%也有可能。因为老师是这样教的,不这样回答是错误的。 殊不知你只回答Fine也是可以的(当然,基本上或许人家老外就是这样回答的)。当然这里的孩子还会用How do you do来问候,尽管这个句子有可能是外国老头老太才说的话。

如果再仔细听他们的念书,你还会发现,绝大多数孩子念O的时候都是很难听的go home 时常会听到是 狗 后母,而北方人的V 始终是念成“维”。这些点点滴滴,实在是多的数不胜数。

反正就是洋泾浜的普通话+洋泾浜的上海话+洋泾浜英语(当然咯,洋泾浜是什么估计也没什么人知道了)就构成了现在孩子的交流工具。

可叹
可悲
可怜
可恨

星期日, 六月 25, 2006

听小孩念书随想之一

突然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以前侄子、外甥女住在我家里的时候
应该是暑假,一个是初一,一个是6年级(也有叫预备班的,但是我觉得6年级更好,以后有时间再讨论这个问题)。两人从小是一起张大的,受到的教育所以应该差不多吧。
那个时候看他们做暑假作业(大家肯定还记得,就是那种很宽的东西,上面有几月几号,每天每个科目都有一点东西,关于暑假作业的问题,以后有时间另外讨论),不得不说,他们比我认真,因为我小时候除了语文是自己做的,其他的都是抄的。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做功课的过程发现了一个问题。凡是上面有要求朗读的,或者熟读的,或者背诵的等等内容的,他们从来不看。然而凡是有关读英语的,他们每一篇都读。于是有一次我就让他们读一篇是中国字的文章给我听听,他们读了,让我很失望。然后我又让他们读一篇英国字的文章,他们读了,同样让我失望。
虽然我知道我的英文水平么是邪气哒僵的,但是我想要是读英文课文的话,我还是马马虎虎可以混混的。听了他们的读书,就让我感觉是在听没有道德的和尚在念经。没有感情,没有停顿,始终一种语气。唯一不同的是,英文读的比中文熟一点。
回想起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也都是这样。从来只要求学生要熟读,熟读,再熟读。但是很少有老师要求要带着感情读!我想,那些作者写的时候,是赋予那些文字感情的。为什么我们念书的时候就要抛弃这些感情呢?学生或许是不明白的,可是老师就不明白这个问题吗?
这样的问题绝对不是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这两个模糊的概念可以解释的!!
难道素质教育普及了,我们就不需要应试了吗?不应试怎么知道学生的水平?
难道应试教育的时候就不可以同时进行素质教育了吗?
让学生熟读,和让学生带感情地读,这两个要求本身我想并没有什么矛盾。这不是哈姆雷特生存还是死亡的选择。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非不可为,实不想为!!
至于那个英文比中文念的好的问题,下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