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四月 22, 2009

讲述南京,离不开色情

南京,近代中国经历最悲惨城市之一
太平天国失败的时候曾文正屠了城
这个没有大书特书,因为是中国人杀中国人
等待鬼子来了之后,南京据不完全统计被杀了30万人

都知道鬼子干了些什么,成年男人是他们钢刀下的祭品
女性更惨,上至耄耋老人,下至未成年的孩子,都成了他们腰部以下器官的猎物
对于这段历史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咬碎钢牙的
所以每一次体育比赛我们都会说输谁也不能输日本人
所以很多人都说宁可买美国货也不买日本货
当然狭隘的民族观不可取,但是我只是例证一下中国人是多么仇视小日本

小日本很恶心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这也是他们历来不要脸表现的证据
所以现在有很多描述南京大屠杀的影视出现
这是好事,他让没有经历过的人时刻记住我们身边的岛国曾经的罪行
这也是让那些整天拿着sony游戏机看日本动漫长大的一代人知道你可以用日本人的东西,但是你不能忘记我们曾经的耻辱

但是费解的是,为什么讲述这段屈辱的时候始终不能摆脱裸体女人呢?
一个讲述这个国家耻辱的影片居然以裸体作为卖点来吸引观众
亦或者这个国家的一小部分国民在观看影片的时候居然完全就是冲着裸体女人才来看的
我已经不能用文字来形容这种现象了

始终觉得这是一个畸形发展的国家,告诉腾飞的经济,拔地而起的高楼,西方人一百年做的事情我们只用了30年就做成了,而且比西方人做的更好
然后他也有残缺的地方,人们已经没有了信仰,没有了廉耻
口口声声谩骂陈冠希艳照门的人却对于看照片乐此不疲
嘲笑潜规则的人只是因为自己不能去潜规则
病态心理充斥着这个曾经高度文明的国家
建设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变成了一句口号

廉耻都不知道的国民又怎么能够带着这个国家进步?
埋头故纸堆的学子就可以创造出曾经领先西方一百年的文明吗?
整天想着嫁大款的女人能指望她去理解慰安妇的悲惨吗?
做个民意调查吧,我一直怀疑在当代中国愿意嫁给黄世仁的人远远大于愿意做白毛女的人

谁有兴趣把这文章翻译成英文发到西方人的blog上去,我很想看看西方人什么反应

星期二, 四月 21, 2009

真的很希望亨德利还能赢一次冠军

已经记不清我最后一次看亨德利拿冠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反正我记得皇帝最巅峰的时期我经历了,我一直感觉自己很幸运的,是真的很幸运

当年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迷恋上了F1,那时车坛是被麦克拉伦统治的,冼拿(就是我们现在翻译成的塞纳)和保卢斯(就是普鲁斯特)一次一次的用内战来证明麦克拉伦的强大,顺便说一下当时是叫麦那伦车队,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按照广东的习惯翻译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斯诺克,正好又赶上传奇的亨德利。很难说亨德利打球有什么漂亮的地方。就观赏性来说肯定没有现在的沙利文好看,但是他就像一台紧密的机器一样,每一次击球就像是一次教科书的演示。或许所有人都认为亨德利没有激情的一面,但是巅峰的亨德利击败沙利文的比赛绝对可以用来还击那些质疑他的人(当然,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质疑亨德利,只能说明你愚昧)。皇帝用沙利文的方式击败了沙利文,这也是目前我看到的所有沙利文失利的比赛里唯一一场沙利文输给了自己的方式。

皇帝就是皇帝,他不是没有激情,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施展。然后现在的皇帝确实状态大不如前了。我喜欢他可以再拿一次冠军,然后功成身退。尽管我知道他现在只是为了享受这个舞台才来比赛,或者我希望他能够再一次打出精密的走位,让我们重回10年前的场景。让我们记住这个注定会成为一代传奇的人

神一般的亨德利

星期日, 四月 19, 2009

这里很少有人来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一个人写blog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是像被人看,还是想自己看?
如果是想被人看,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这里不会有来看我却还是写了
如果只是想给自己看,那么为什么不写在笔记本上?非要在网络上呢?

人又一次证明了,人生其实就是无数个矛盾的结合体

星期六, 四月 11, 2009

我不知道应该叫什么题目

我突然很感谢一个人,因为一件小事情突然让我找到了一种感觉
老师总是说我弹琴的时候漂浮着,虽然节奏和音准都没问题,但是唯独没有心
我说,我找不到静下来的感觉

这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把自己的录音听了很久都觉得没办法弹出静下来的感觉
但是刚才我找到了,遗憾的是,不是静,是沉

感谢某个让我突然顿悟的人,虽然他现在应该玩得很开心

尽管阳关的谱子我忘了三分之一,最后我重新看谱子弹得时候弹得特别好
当然和老师弹得有距离,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意境

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能找到这样的感觉大凡都是低落的时候
感谢某人的时候,我越发低落

平沙弹出来没有一飞冲天的傲骨
洞庭弹出来好似一潭死水
我想摸忘机的,可是我怕会愈加消沉下去

这就是人生:有时候必须接受现实,即使很不愿意;有时候必须去反抗,即使很害怕

第一次觉得我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听听爸爸妈妈的意见可能是一件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