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20, 2012

深夜——所有


这个晚上就这样看起来会很平静的过去了,可是暗地里又是这样的不平常。杨浪说的他是谁?四个年轻人看起来万无一失的安排其实已经被对手洞察。哪怕是四个年轻人的底细或许也在那个他的眼里。“他”会是那个X因素吗?“他”和杨浪和土狼堡又是什么关系?杨浪又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个“他”的呢?
觉得有点不对还有年轻人里书生。躺在床上总是睡不着。当然书生从小开始就有这个毛病了。躺在床上没有一个时辰是不会睡着了,有人说那是思虑过多,其实也没什么多的,只是睡不着罢了。然后这一次真的是思虑过多了。书生只是觉得这个任务好像太过容易了,而且看上去师兄的安排也是万无一失的。当然他被分到的任务就目前来看是最容易的,或许师兄弟都认为他根本不需要参与这次行动。但是师父让四个人出来,又不能不让书生做点什么。所以给书生安排了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任务。
书生倒不觉得其他人有点嫌他累赘。反正每次比武的时候他总是最差的那个,所以他也无所谓了。不让他做事还省下一身力气,当然他本来就够懒,对于这种无谓的事情他连参与都不想参与。可是临行前师伯的话让他觉得这次绝不会简单。
“多张点心眼……”
就这么一句,捎带着还有一个玩味的眼神。所以出门前他带上了剑。所以带剑的时候师兄弟都诧异了一下。大家都知道,平时他是不用兵刃的。
吃晚饭的饭店环境不错,菜的味道也不错,可是为什么店里没人呢?
没人不见得,只有一个人。而且总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巧合?
或许吧!
定了定思绪,终于还是坐了起来。

星期一, 三月 19, 2012

深夜——土狼堡

土狼堡的名字虽然难听了点但是不见得他就是难看的,相反杨浪的老师非但让他学武还教了他很多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所以当杨浪把土狼堡变成自己的地盘后这里变成了一个山寨的皇宫。加上杨浪学的东西很杂——文治、武功甚而周易、建筑、机关等等。如此一来这土狼堡倒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杨浪最近比较烦。当然他肯定不会为了什么被他抢来的女人被人玩了烦,他只是听说了好像有人要来对付他,而且来的人不可小觑。想想自己难得过上了好日子怎么就有人放不过他呢?虽然自己的名声不太好但是他杨浪也不是招惹是非的主。倒是那个与他素未蒙面的富二代更加可恶!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把他们家灭了就好了。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杨浪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胯下的女子身着薄纱、披头散发,接着传来的就是一阵阵的啧啧声。每天口一下是杨浪的习惯。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杨浪最喜欢口。而且喜欢在不同地方口。甚至于有时候直接带着女人去野外口……
“堡主”
“什么事?”
“听说镇里来了几个陌生人”
”哦?什么来路?“
”摸不准,但是肯定不是过路的。”
“能确定吗?”
“可以,是那个人说的!”
“知道了,唉,好久没活动了,看来要动动身子了……今天不要吃下去,弄到脸上!”当然后面那句是对着胯下说的。

深夜——客栈


客栈里已经安静了。那时不会有什么夜总会、酒吧,所以进了客栈吃了晚饭基本就是电灯准备休息。当然妓院是有的,然而对于四个年轻人来说是多余的。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他们不好色。
他们一共要了三间房。帅哥和书生是一人一间,大汉和吹笛的瘦子住一间。四个人很平静,宛如计划着是去踏青或是会什么当红的姑娘。不过也不过是旁人看上去的情况。其实四人都有心事。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还是杀人,又怎么会是当作游戏呢?
书生躺在床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明天究竟会怎么样呢?临行前师伯的悄悄告诉他,这次绝不是轻松的事情,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对手出现。他知道师伯当年是闯过狼堡的,而且隐约听师伯和师父也说过,狼堡绝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反正所有的一切或许明天就能解开谜底了。
突然书生想笑。老三和老四确实很搞笑,居然睡一间房。虽然都知道他们睡一间房其实只是聊聊哪里的姑娘水灵,哪儿又出来什么红角,但是这个组合也确实容易让人产生点其他想法。一个粗旷,一个婉约。活脱一对夫妻……

星期日, 三月 18, 2012

很多年后

突然发现原来那个故事我还没有del。很多年过去后那个故事仍然在继续,其实情节和我预计的如此相像。即使如此,不如继续。各位看官若是觉得凑合就凑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