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11, 2009

我不知道应该叫什么题目

我突然很感谢一个人,因为一件小事情突然让我找到了一种感觉
老师总是说我弹琴的时候漂浮着,虽然节奏和音准都没问题,但是唯独没有心
我说,我找不到静下来的感觉

这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把自己的录音听了很久都觉得没办法弹出静下来的感觉
但是刚才我找到了,遗憾的是,不是静,是沉

感谢某个让我突然顿悟的人,虽然他现在应该玩得很开心

尽管阳关的谱子我忘了三分之一,最后我重新看谱子弹得时候弹得特别好
当然和老师弹得有距离,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意境

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能找到这样的感觉大凡都是低落的时候
感谢某人的时候,我越发低落

平沙弹出来没有一飞冲天的傲骨
洞庭弹出来好似一潭死水
我想摸忘机的,可是我怕会愈加消沉下去

这就是人生:有时候必须接受现实,即使很不愿意;有时候必须去反抗,即使很害怕

第一次觉得我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了,听听爸爸妈妈的意见可能是一件好事情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