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28, 2007

第一天拾遗

本来打算继续写下去的,构思的内容也已经有了
可是和ZL的一番交流以后,我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重新为人物安排了故事
所以那么多天没有更新
做一个说明

星期二, 二月 20, 2007

第一天外传

之所以称之为外传,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来命名

幽州城的夜晚和中原其他地方的夜晚并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现在这并不算太平的年代里,就更不见得有什么有趣的景象了。但是书生自小就有个习惯,每到新地方总要去随处游览一番,如今虽然有师命,但是这个习惯看来是不会更改了。当然这个习惯他的师兄弟也知道,所以进了客栈之后,书生也没有说什么,径自出去了。

所谓吃喝玩乐人生也就这几件事情,这填报肚子总是第一位的。书生出客栈的时候顺便问了问小二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有名的饭馆,当然还有什么好玩的去处。等到打听清楚之后书生暗自决定了行程。走了大半天,这吃当然是最最重要。虽然这晚上没白天来的热闹,但是书生更喜欢晚上出去,按照他的说法,晚上自有晚上的妙处。顺着幽州城的大路没走多久就来到了客栈小二说的幽州最有名的饭馆——客福村。小二的介绍客福村最有名的菜是炸八块,就是把鸡剔除了跳叫飞,把剩下的剁成八块,然后放到有里炸。当然还要放进去客福村自家的密制调味,传说这当今天子还下圣旨让客福村的大厨进京专门做给皇上吃。如此的名气,书生想想不吃实在可惜了。信步来到客福村,刚走了进去就有跑堂的小二招呼了

“客官,几位?”
“一个。”
“雅座还是大堂?”
“挑个靠窗的就行。”
“好,楼上一位请了……”
“客官吃什么?”
“炸八块,再随便弄几样你们这有特色的就行。”
“好您的,您慢坐。”

书生打量了一下周围,因为晚上,楼上基本上没人,除了另外一边靠窗的桌子有人,这整个二楼也就他们两个。书生不禁感叹,这幽州倒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场所。一会儿小二把菜都端了上来。这炸八块倒也确实有点味道。色泽金黄,而且端上来的时候还有阵阵香气,书生拿了块尝了尝,倒也名不虚传,确实是香脆可口。

这一个人吃饭说实话也确实没什么意思,不过好歹也有个不认识的人一起,虽然不在一张桌子上,可是总比戚戚凉凉来得好。

“兄台不是幽州人吧?”另外一张桌子先说话了。
“兄台也不是。”
“兄台来这里不会只是吃炸八块吧?”
“兄台也不是。”
“呵呵。”
“呵呵?”

两人的对话很简单。但是或许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第六感,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感觉,或许他们今后不会这么简单。

星期一, 二月 19, 2007

年初二,晚上心情极其不好

接了某某人的一个电话
心情由差变成了极差

注定今年又不是什么好兆头
流年不利

看来还是与世隔绝来的好一点

星期四, 二月 08, 2007

前情

幽州城,虽然还是普通的一天,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不平常了。

幽州城荣宁山庄的庄主泰有钱这几天坐卧不宁,就其原因还是自己的独子泰有米闯了个不大不小的祸。泰有钱让独子去关外办货,这小子趁着机会沾染了几个女子。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坏就坏在这几个女子是关外土狼堡堡主杨狼的女人。杨狼久居关外,黑白两道上都有些交情。虽然他本人贪点女色,可是终究是个汉子,也不做什么不耻的事情。而且关内若有商队出关经营,他收点钱倒也保证这些买卖人的安全。所以黑白两道上的人物也不愿去招惹他。更何况这杨狼本是个狼孩,自幼父母双亡,吃着狼奶,由关外的土狼领大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个云游的侠士撞见,居然那侠士见了杨狼觉得有些机缘,就把他从狼群里领了出来。初时杨狼还不甚习惯,终究这侠士也有些手段,让杨狼渐渐除去了狼习,还教了他一些本领。虽然杨狼后来一直哭着闹着要拜师,那侠士却死活不肯。那侠士后来云游四方临走时对杨狼道,今后有人问你的功夫谁教的,你就说是你义兄教的。杨狼后来渐渐大了,虽然被侠士管教几年除去了点狼习。但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那几分狼性时有时无的还流露着。关外当时四处流寇众多,这杨狼一来年轻。二来也有功夫,竟把这些流寇收为己有。弄了个土狼堡倒也逍遥快活。

没想到泰有米去太岁头上动土,碰了他的女人。碰也就碰了,还得了便宜卖乖。说什么日后定要踏平土狼堡什么的。被杨狼听了那还了得,杨狼于是召集了土狼堡的人马就要去幽州城找泰有钱的晦气。

由此就发生了四个年轻人奉命下山的这件事情,看来这一次面对的土狼还是有点立升的……

第一天

不知道是地球的自然变化还是天有异象,今年似乎有往年来的不一样了。旧历的新年就要到了,可是天却还不曾冷过。中原大地似乎是有什么先贤嘱咐过什么,隐隐透着些不同寻常……天地交汇的地方隐约可见来了几个人,走得近了也就清楚了些许,一共四人四骑——是四个年轻人骑着三种不同颜色的马。

“不知道师傅让我们去那个鬼地方干吗?”乌锥马上的年轻人大声嘟囔着。
“师傅总有师傅的道理,去了再说吧。”青鬃马上的年轻人把竹笛离开嘴边小声着。
当前的两匹白马的主人却没有参与这个话题

虽然都是坐下白马但是两人却是不同的打扮,而且两匹白马也是不相同。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富家公子的打扮,坐下的白马一看也是龙驹宝马。另外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衣着是书生打扮,坐下的白马不过普通罢了。富家公子一脸英武之气,书生却好像这次奉命行事老大不乐意的样子。

“二弟,你猜师傅让我们去干什么?”富家公子终于还是开口了。
“哦……师傅总有师傅的道理……”书生有气无力地回答。
“呵呵,你好像不是很在意这次行动。”
“唉,无所谓了。既来之,则安之。”
“那你究竟知不知道要干什么?”富家公子好像还是想知道这个答案。
“师傅和老庄主有交情,他儿子惹了这个麻烦,当然想找人帮忙咯……”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师伯说的。”
“哦。”
书生依旧低着头摇着扇子,富家公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你听着,这次我让你们下山去,是帮我做些私事。为师正在闭关,不方便走动。我把事情的原委写在了这信封里,你看过以后烧了。方才我也说过了,这次下山他们都要听你的,到时候你说给他们听就行了。”富家公子想到了临下山前和师傅的对话。他说的很清楚,这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可是为什么二师弟会知道呢?而且还是师伯告诉他的,为什么这个平素不着师傅喜爱的师弟,师伯会把这事情告诉他呢……

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可以马上做出判断的,富家公子也是这样。他现在虽然有这个疑问,可是眼前的事情是必须把师傅的嘱托办好,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要用自己的手段来完成任务。

一行四人就这样骑着马赶路,赶到日头偏西后,随意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吃好晚饭,富家公子打算交代这次的任务了,可是突然发现书生不见了。公子倒也不是很担心,似乎早已习惯了书生的作为了。于是把师傅交代的事情和另外两个师弟说了。三个人在屋里商量着怎么制定一个行动计划。等到三人差不多商量停当之后,书生也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三个人看看书生,笑了笑。一切好像都和以前一样。然后富家公子把刚才制定的计划和书生说了一边,书生始终笑着听着。等到公子说完了,也只回答了一声“喏”

然后除了富家公子,其他三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着。富家公子看着三个师弟离开自己的房间,吹熄了桌上的蜡烛,躺在了床上。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会不会和预计的一样呢?

无病呻吟

这年头流行颓废
很久以前看萌芽
那时就发现了
为什么那些得奖的作品大多是颓废的
后来我明白因为古人就这样说过
辛稼轩就说过“少年不识愁滋味”所以“为赋新词强说愁”
但是老了以后“却道天凉好个秋”

想想也是奇怪的事情
为什么明明是青春年少,朝气蓬勃的时候,就要弄得好像垂暮之人
可是到了真的垂暮了,就想着返老还童?

大家想想,告诉我个原因,谢谢

星期三, 二月 07, 2007

非常有戏,非常无趣

新娱乐最近动作很频繁
继舞林大会,一笑成名,绝代双骄之后
今年的重头戏是非常有戏

非常有戏的卖点是明星唱戏
当然肯定不是戏剧明星了
有影星,有歌星,还有近来分头强劲的草根明星

起先我倒是抱着娱乐心情看的
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节目的
结果呢,突然发现这节目里面都是截肢的唱段
倒不是说那些明星没唱全,我估计是导演切掉了
有的放4句,有的放8句,反正没有放全的

这个很是不解,为什么不放全呢?
实在不明白导演这个行为是什么意思
你要嫌人家唱的难听,你就别叫人家来(不过话说回来,要听好听的也不用听他们唱啊)。
既然大老远把人家弄来,还一本正经请了几个先生教,临了还只放几句
这不耍人吗

顺便客观说一下那些参加节目的明星,99%唱的是相当难听!!!!!

新版本的blog推出了

今天很无趣的来看看blog,发现旧版本可以升级了
于是按照google的指令升级了一下,感觉马马虎虎
反正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然后发现了两个礼拜前写的一篇文章
文章的内容是某某人批判张仲景
说中医一无是处之类的东西
这文章我终究还是删除了

其一么,隔了两周也就没了当时想写的冲动
其二么,因为上一次是写了一半发现写不下去了,想来如今更加是不能写了。
其三么,草稿箱里有东西看着怪讨厌的,于是删除了

前几日和PP小朋友打电话,偶尔和她的两位同事聊了聊
感叹老夫果然老了。
两位姑娘伶牙俐齿,老夫居然一时有招架不住之感
真是天外有天
不禁想起当年与教主邻座之时,谈笑风生,纵横尘世,此情此景倒也历历在目。

如今也只能期盼教主早日康复,空暇时写写猥琐文章,也好让我批点批点
暂写这点
以后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