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六月 26, 2006

听小孩念书随想之二

这次写的东西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源于那一年的听“书”

两个孩子好像更加喜欢去朗读英文课文,而对自己的母语好像非常不以为然的样子
不过,于我来说,他们念的ABCD不见得如何的悦耳;于我来说,他们念的之乎者也简直就是糟蹋祖宗的文化。
之所以我会回想起这些,是前阵子华安大哥的一席话。
原话我已经记不得很清晰了,然而大致的意思就是,这里的人尊重他国的文化胜于自己的文化,即使他们对他国不甚了解。
想来也是这样的。

我们有英语考试,他的重要性是,如果你大学不能达到英语某一个级别,那么你就不能拿学位资格
当然我们也有汉语考试,他的重要性是,你可以用这门课程在大学里积累一点少的可怜的学分。不过你大可去其他课程里混学分,比如诗词欣赏呀,中国文学史呀,等等等等。开这些学科的目的我想学校以次可以来说我们有素质教育了,你看我们的学生都知道苏东坡了(我更加认为很多学生是通过东坡肉知道苏先生的)。

所以,我现在在上海大街上可以听到孩子们都是用普通话交流的。这本身好像没有什么错的,可是仔细听听呢,那些说的普通话里为何还是会有方言的口音?说普通话就好好说吗,何必说的像鸟语。

我们当然也能够听到孩子们说上海话的。不过只是这上海话说的有点像普通话罢了。我被念成 WO 县念成XIAN 人民币叫愣民币 男人成为难人

那么这些姑且就不说了,说说被重视的英语吧。我们可以做一个试验,随便找一所小学(因为上海的小学基本上很早就开始了英语教育)向已经接受英语教育的孩子提一个问题 How are you ? 我可以说有95%的孩子回答是 I am fine.Thank you, and you ? 这几个字,是一字不差的或许95%是保守的估计,夸张说来100%也有可能。因为老师是这样教的,不这样回答是错误的。 殊不知你只回答Fine也是可以的(当然,基本上或许人家老外就是这样回答的)。当然这里的孩子还会用How do you do来问候,尽管这个句子有可能是外国老头老太才说的话。

如果再仔细听他们的念书,你还会发现,绝大多数孩子念O的时候都是很难听的go home 时常会听到是 狗 后母,而北方人的V 始终是念成“维”。这些点点滴滴,实在是多的数不胜数。

反正就是洋泾浜的普通话+洋泾浜的上海话+洋泾浜英语(当然咯,洋泾浜是什么估计也没什么人知道了)就构成了现在孩子的交流工具。

可叹
可悲
可怜
可恨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