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15, 2007

大学开历史课了

今天上网易看到了一则新闻,貌似大学教育要改革了

首当其冲的是历史

因为很多人说现在的大学生,尤其是理工科学生,根本不了解中国历史

于是为了让祖国的未来能够更加了解祖国的过去就要在大学课程里加设历史课程

这个初衷本没有错

但是问题是,加的历史课程是中国近现代史

念过历史的都知道,中国近现代史么就是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
结束改革开放开始。

说实话,这段历史我看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无非就整天被外国人打然后割地,赔款,签条约

再之后就是孙先生领导革命,之后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整个就是一部屈辱史
除非是想告诉现在的大学生,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救世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除了这点,好像没什么我觉得光荣的地方

春秋战国的时候,我们有人类历史上最早最庞大的学术大交流

大汉王朝的时候,卫青和霍去病把匈奴人赶到了欧罗巴大地

唐朝,我们成为了亚洲的经济文化中心

明朝,我们有当时最精锐的水军部队

就算到了最不济的清朝,满洲人还照样出了个和路易十四,彼得大帝齐名的清圣祖

这么多可以写的东西都不写,偏偏就要写那个屈辱的斗争史吗?

连很多史学家都说了,历史不是杀人史,也不是革命史,他包括了政治,文化,科学,
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

难道用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比就能把历史说清楚了?

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把历史课改成党史课算了

怪不得这年头易中天能火,敢情大伙当初都去看中国人民抽大烟了。

附录

说到了易中天,突然想起了昨天和友人的一番交谈

定军山,老黄忠刀劈夏侯渊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老黄忠和夏侯渊都挂了免战牌,想趁机去定军山游玩游玩

来到定军山一个偏僻的小路上,老黄忠看到了一个馄饨摊。

正感到腹中饥饿,于是要了碗馄饨,吃完以后走了。

老黄忠刚走,夏侯渊到了,也看到了馄饨摊,于是也要了一碗,吃完也走了

可是不幸的是摆馄饨摊的法正正好赶上痢疾

做餐饮的这样就很没有道德了

于是老黄忠和夏侯渊都突然想上厕所了

他们一前一后同时来到了定军山上唯一的公共厕所

老黄忠先进去,脱了裤子要放

夏侯渊就赶了进来,脱了裤子也要放

可是老黄忠毕竟年级大了,刚才的馄饨吃的少,又加上便秘,所以一时没下来

夏侯渊是小伙子啊,吃的又多,肠胃功能又好,虽然比老黄忠晚进来,可是一下子就万
紫千红了……

老黄忠听到邻座又声音,心想是谁呢?于是探出头来打量一下。一下子就看到了妙才弟弟,夏侯弟弟这时候正在闭着眼睛享受排泄的快感。于是就听见咔嚓一声……

其实事实就是这样简单的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先不论大学开历史课学的是什么,我们先来看看媒体上的一些所谓清宫剧,不查考史实,只凭自己的癔想,胡编乱造,所谓的熟读历史的大导演们尚且如此浮夸,说句不客气的,思维就有如一陀屎,一陀吃了法正痢疾馄饨后被夏侯渊拉出来的一陀屎。
大学只学近代史,或许就像是某位知名教授说的“龙是具有攻击性的动物,所以中国的图腾需要改”一样,把自己变为一个胆小怕事、畏畏缩缩的懦夫,可笑!可耻!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