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三月 22, 2007

广播书场&星期书会

实在郁闷,居然体会了一下重新写文章的感觉,第一次写眼看就要完成了,居然死机了!!!万恶的电脑!!!

很多我的同学都认为我是从小就喜欢听评弹的,其实么,趁着写博客来纠正一下错误的观点。我是从初中开始听评弹的。所以,可以说广播书场和星期书会是我所有收听栏目里听龄最短的。以至于我都没赶上当年蒋老老主持书会的年头,而今想来甚是可惜!!!

关于广播书场,我想他在1197有着特殊的地位。他是1197里屈指可数的时长为1小时的栏目。而且也是除王小毛之外的没有被大刀阔斧地修改过的栏目(当然曾经走过一段时间弯路,不过好在小黑皮弟弟倡导的联名上书运动成功,迫使广播书场重新调整回到了原来的轨迹。虽然我个人对小黑皮是有意见的,不过客观上我还是肯定他这次运动的结果。当然至于他的动机么,只有天晓得了)。感觉这个栏目幸而是电台而不是电视台做的,看看现在电视书苑的质量,就能明白广播书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曾经有位大虾在乌云(应该是吴韵,但是我们现在都习惯叫乌云了)论坛贴了个当年广播书场的编辑余阿姨的回忆录。看了看相当有味道。里面写了余阿姨和那些老先生的事情,有阿苏,老夫子,顾老老,老蒋等等等等,当然余阿姨是幸运的,现在1197里面相当一部分有价值的录音,都是余阿姨做编辑的时候录的。不过余阿姨也很不幸,不幸的是她第一个想录的长篇杨乃武,因为严雪亭先生在文革期间遭受的不公平打击致使严先生身患重疾,那时已经不可能在拿起三弦重振当年弹词皇帝的风采了(惜乎惜乎!!若是严先生能留下全本杨乃武的话……可惜,现在只能可惜了。搜寻了很久,也不过找到6回杨乃武的分回。一代弹词皇帝居然没有留下一部长篇,可恨那个不要脸的上评当权者!!)余阿姨还有一个不幸的事情就是,她看着一个个老先生离去,有顾老老,有老夫子,有苏老师。

想起余阿姨回忆苏老师的情节,真是感人。苏老师和江老师录玉蜻蜓,录了三回书。苏老师和余阿姨商量,他再跑一个码头就退休了,到时候可以定定心心录长篇,你看啊来是?余阿姨当然答应了苏老师的要求,可是……那之后苏老师再也没有走进1197的录音室。这三回玉蜻蜓也成了他和江老师的最后的合作。想想居然看着那么多大师离开,余阿姨心里肯定非常难过吧。

现在想想苏老师退休前还要去跑马头,看看现在的说书先生,真的是日子过的太滋润了。居然说什么待遇太差?也不想想,当年解放前,老先生们为了生计,一天要说6付书场,夜里再说2个电台!!你们现在不过50不到,有些30左右,每天只说2个小时书,有什么资格整天抱怨?

看看现在电台里放的长篇,几乎都是60-63年,还有文革后的录音,明显的对比是,60-63年的录音都是那些老先生风头最健的时候。不论说表还是弹唱都数上乘。然而文革之后的录音明显能感觉到虽然老先生们是饱含热情,但是岁月不饶人,那个不堪回首的10年耽误了太多的东西了。如果没有那10年,或许严先生不会得那个和阿里一样的病,那么他肯定愿意把杨乃武录全;如果没有那10年,或许蒋老老可以录下蜻蜓尾巴白蛇头(而不是现在我们听到的白蛇尾巴蜻蜓头);如果没有那个10年,老夫子的张调可以唱的更加激昂;如果没有那10年,彬彬叔叔可以再多托几个朱阿姨的琴调唱片。如果没有那10年,后来的广播书场也不会没落到被壮阳药霸占时间!!!

万恶的10年!!!

曾几何时有个笑话,说那里的书都很好听,你可以听,严雪亭的杨乃武,蒋月泉的玉蜻蜓,张双档的十美图,周羽泉的文物香球,徐云志的三笑,大杨老师的西厢,还有超级下手苏似荫,万能下手朱慧珍,悲情女王徐丽仙,你想听什么就可以听什么。现在想想还真是如此……

5 条评论:

FIGO 说...

发现侬蛮吃力的,天天写这么多有内涵的东西,就是没有人留言,作孽。还是我帮侬捧捧场算了。

念 说...

随意

好比写日记,日记都不能给别人看的

匿名 说...

日记应该比这个有意思多了.
你写的这些东西都好象是另外一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情,评论不晓得怎么评,无从下手.只能怪你太有文化.我是文盲~~~

念 说...

你不是一直说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吗?

念 说...

另外说一下,这篇文章是我最偷懒的一篇。我写好后反复看了看,觉得实在内容空洞,没有质量,和前面几篇不能比。顺便再次对于莫名其妙的死机愤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