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三月 19, 2007

小说连播

最近老年痴呆的症状越发明显,明明早上听过的葛叔叔开场白,居然到了上班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没治了。

于是乎把自己msn上的名字修改了,引得友人斯蒂芬尼前来询问葛叔叔是谁。关于这个问题飞嫂也询问过,在此做一个说明。葛叔叔者,葛叔叔也。呵呵,和没解释一样。不过这倒是勾起了我老年痴呆的又一症状,开始回忆从前的事情了。

葛叔叔的王小毛是1197的名牌节目了,想当年听王小毛的时候,我连学都没上,不曾想前阵子看电视,居然电视里说王小毛叔叔已经20岁了。感叹啊,岁月匆匆(关于王小毛的回忆放在以后)。说起1197么,要说的实在太多了。

从前的小孩说实话没什么东西玩,不像现在有游戏机,有电脑。从前也就无非玩玩真人版的街霸(就是两个人对打),还有么看看动画片。我小时候么,家里潦倒得很。没有什么玩具,那电视机也由于居住环境和隔壁是个工厂的关系,信号实在是差(那时候没有线电视,所以电视机的天线是很有用的)。所以外婆的那个老爷半导体(这个东西我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叫半导体,不过他对我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我后来把家里的红灯牌收音机,还有sharp音响都称之为半导体)是我唯一的喜好。

外婆祖籍盐城,所以没事就听淮剧。我小时候的任务就是听到半导体里有则快拉快的东西,就赶紧跑去给外婆听。那时的外婆虽然年纪大,不过腿脚很是俐落。所以她也不停下来手上的活,不过总是很欣慰地笑笑,然后说:“宝宝啊,你拿去听吧。”

我听这话犹如拿着圣旨一般,于是乎这半导体好似就是我的专利了。我很喜欢那时候的电台,那是的电台很干净,几乎不放什么广告。节目都是30分钟的一档,或者1小时一档。一档连着一档,很紧凑。更加不会有什么前列腺保养,壮阳广告的恶心玩意儿。

那时的乐趣是从下晚昼开始的,当然,也不是一开始就连着听几档栏目的。最早热衷于小说连播。第一个听的是飞龙传,是由刘兰芳老师开讲的。讲的是赵匡胤传奇,我基本上每天都听的,甚至于一天听两边(由此可见那时候确实没什么好玩的东西)。至于为什么会喜欢听么,老实说我也回答不了,只是听着觉得蛮好玩。后来听了单田芳的三侠五义,就开始越发不能收拾了。老实说,这三侠五义真是他妈的长。从展昭被封御猫开始到五鼠闹东京,然后白玉堂三闯铜网阵,白玉堂命丧冲霄楼,然后小武义出仕,大破铜网阵,再后来和尚道士一大群,你打我,我打你,反正这东西我从学龄前开始听,一直听到小学差不多毕业,才全听完。

或许连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东西还让我认识了一个同道中人。上小学一年级吧,有一次上课,由于老师失误,使得原来安排好的一堂课变成了自修课。一年级能自修什么呢?无非就是噶三户咯。说来惭愧,小时候我也不怎么喜爱说话,看着别人说的兴起,我也只是傻傻的看客罢了。只是觉得一间教室乱哄哄的,就和以前家门口的自由市场(这称呼现在没了,其实和小菜场差不多,不过还是有区别的,小菜场是有门的,下班以后卷帘门会拉下,自由市场什么都没有,都是摆滩头的,收摊以后就剩下菜皮什么的啦)差不多。“三手真人刘道通……”这一声总算我还听得真切。难道说书的还上教室来了?于是乎冲着声音寻去,有一个胖胖的男孩正说的兴起呢,周围的人也听得够专注的,呵呵,不觉笑笑。原来还有同好来着。幸好我们只隔着一条走到,离远了我还真听不到他说话。我看着他笑笑,随口应了声“九天真人马道元”,这东西就和土匪对暗号差不多。小胖听着真切,不禁冲我也笑笑“你也听?”“嗯……”

就这么简单两句对话,交上了我第一个朋友,后来受他连累,走上了卖场的道路……

最近一次看到他,是在老西门,想来好几年前了。没有从前胖了,脸上多了些沧桑(倒不是我瞎说,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马兄,不知现在如何啊?

1 条评论:

匿名 说...

y老师开始写回忆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