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三月 21, 2007

说说唱唱

有可能这个栏目是1197的元老级栏目了,起码据我所知,我叔叔念书的时候就听说说唱唱了。据他诉说,当时他的记忆力惊人,凡独角戏听了一边大致都能复述到8-9分的样子。我小时候一直认为这是记忆力的关系,后来我明白了。这独角戏其实也和古人做文章一样,上下句其实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而至于噱头,也有些模式可以套用。所以只要大体记住大致的情节基本上就能复述了。至于说唱么,因为还要有韵脚和上下句对仗的限制,所以记起来也更加容易一点。而优秀的滑稽艺人只是将那些模式融入整个独角戏里,每出噱头时让你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绝不会生搬硬套,为了放噱头而放噱头的感觉。这一点很重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些唱滑稽的偏偏有落俗的感觉。俗倒也罢了,本来就是市井艺术,以前也是俗人看滑稽戏。有身价的人是从来不屑看的。可是非但俗,而且有些做作,非但做作,而且一直做作。以至于有时候他还没放噱头,下面老耳朵已经能说出他的噱头来了。感叹一下,这年头赚钱不见得难啊。一如噶亮,阿庆之流都能上主流媒体。这滑稽戏也算是没落得可以了。

顺便说说这些噱头的等级:
第一等的噱头,听客听完笑,回家之后回味一下还是觉得好笑
第二等的噱头,听客听完笑,回家之后想想,侧那,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笑的
第三等的噱头,听客听完笑,回家之后想不起来这个噱头了
第四等的噱头,听客不笑,放噱头的一个人在台上笑
如今这滑稽界,能有第二等的笑也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第三等的笑估计蛮多,倒不是小可清高,于我看来,皆是第四等的噱头。

说到这个我一直比较喜欢的艺术不禁觉得忿忿然,所以写了点类似于葛叔叔的嘲讽。希望看官不要介意。

说说唱唱一直是以独角戏和说唱为主的。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17:30开始放的。一般来说一期节目放2-3个段子就没了。由于这个时间段比较尴尬,上学之后,这时间爸爸妈妈还没回家做饭呢,所以我是没什么权力听广播的,只能做功课。所以自从上学之后,就很少再听说说唱唱了,也无非只有礼拜六和礼拜天可以听听。一周只能听两次,所以更加显得珍贵了。当时的说说唱唱都是放姚周,杨张笑沈,双子辈的较多。筱声咪和大块头的节目由于贴近生活,一时也成为滑稽界的红人。可惜了筱声咪,若不是当年对老杨有不敬的举动,估计人滑还是有他的一席之地的。有幸在上次电视看到杨华生专辑的时候,筱声咪还是作为老杨的弟子参加了活动,或许年纪大了,想的也穿了。美帝都能和我们合作,何况是师徒呢?一个是奔九的人,一个是奔八的人啦。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1197后来会对说说唱唱进行大刀阔斧地改版(我暂且称之为改版吧)。本来我以为改版只是例行公事的换汤不换药。可是自从听了一期新版节目后我知道,那个熟悉的说说唱唱不可能再回来了。首先是新版主持的水平底下(对不起的是,我对于第一影响极差的东西,实在没有记忆力可言,所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两个让我开始厌恶说说唱唱的主持人的名字),经常在节目里思想开小差。有时候会把节目放错,有时候会把艺人名字报错,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地冷场。还有编辑的水平也开始下降,经常放些恶心人耳朵的节目。自那以后我就对这个节目没有任何好感了。所以在未来的很多年里我都没再听过说说唱唱(这是第一个由于人为因素,让我改变自己的收听习惯的事情),后来只是每逢新年1197的例行公事让我知道了,说说唱唱又改版了,说说唱唱换时间了,说说唱唱改名字了。但是我也没再怎么听过了。去年偶尔在星期六早上听到了笑笑乐翻天的星期五滑稽档案节目,虽然我对这个名字不怎么满意,不过想来估计他的前身就是说说唱唱。幸好他的星期五滑稽档案这个节目不错,经常拿些老唱片出来放放。有江笑笑,鲍乐乐,刘春山的唱片可以听。虽然那个女主持人声音不怎么好听,不过起码她还是认真去找材料的,没让1197那个庞大的仓库变成垃圾桶(当然我希望是主持人自己去找,而不是别人找好了,把节目写出来她只是走走场)。希望这个经常放老唱片的节目能够继续下去,不要再改版了,难得1197 改版出一个可以听听的节目,就让他的寿命长一点吧,虽然他的名字实在是难听,一点也没有他的先人那样通俗易懂,而且方便记忆。

另外说一下,听了老唱片我知道了,原来以前唱滑稽也是用苏州话说的,哈哈。听起来很亲切,比现在的苏北话好听多了。怪不得当初四马路也都是说苏州话,这话听起来确实是悦耳。

3 条评论:

iamorcer 说...

老实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档节目了,因此对新版节目毫无概念。在我印象中,说说唱唱是当相当不错的节目,听后可以让人回味,很怀念以前每天在收音机边等待的时刻,那时的生活真的是很简单,节目也都是用心去表演,反观现在,节目被改的面目全非,是个人就能上去当主持,这些事都是让我无法释然的...
ps:那个噱头的等级分得不错,现在听到的大多都是第四等的,严重鄙视阿庆!

匿名 说...

又是那么长...
我不牛,谢谢

FIGO 说...

顺便说一下,蔡嘎亮最近又给别人打了,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嘴巴太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