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19, 2007

年初二,晚上心情极其不好

接了某某人的一个电话
心情由差变成了极差

注定今年又不是什么好兆头
流年不利

看来还是与世隔绝来的好一点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文章有我的风格,简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