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二月 08, 2007

第一天

不知道是地球的自然变化还是天有异象,今年似乎有往年来的不一样了。旧历的新年就要到了,可是天却还不曾冷过。中原大地似乎是有什么先贤嘱咐过什么,隐隐透着些不同寻常……天地交汇的地方隐约可见来了几个人,走得近了也就清楚了些许,一共四人四骑——是四个年轻人骑着三种不同颜色的马。

“不知道师傅让我们去那个鬼地方干吗?”乌锥马上的年轻人大声嘟囔着。
“师傅总有师傅的道理,去了再说吧。”青鬃马上的年轻人把竹笛离开嘴边小声着。
当前的两匹白马的主人却没有参与这个话题

虽然都是坐下白马但是两人却是不同的打扮,而且两匹白马也是不相同。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富家公子的打扮,坐下的白马一看也是龙驹宝马。另外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衣着是书生打扮,坐下的白马不过普通罢了。富家公子一脸英武之气,书生却好像这次奉命行事老大不乐意的样子。

“二弟,你猜师傅让我们去干什么?”富家公子终于还是开口了。
“哦……师傅总有师傅的道理……”书生有气无力地回答。
“呵呵,你好像不是很在意这次行动。”
“唉,无所谓了。既来之,则安之。”
“那你究竟知不知道要干什么?”富家公子好像还是想知道这个答案。
“师傅和老庄主有交情,他儿子惹了这个麻烦,当然想找人帮忙咯……”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师伯说的。”
“哦。”
书生依旧低着头摇着扇子,富家公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你听着,这次我让你们下山去,是帮我做些私事。为师正在闭关,不方便走动。我把事情的原委写在了这信封里,你看过以后烧了。方才我也说过了,这次下山他们都要听你的,到时候你说给他们听就行了。”富家公子想到了临下山前和师傅的对话。他说的很清楚,这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可是为什么二师弟会知道呢?而且还是师伯告诉他的,为什么这个平素不着师傅喜爱的师弟,师伯会把这事情告诉他呢……

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可以马上做出判断的,富家公子也是这样。他现在虽然有这个疑问,可是眼前的事情是必须把师傅的嘱托办好,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要用自己的手段来完成任务。

一行四人就这样骑着马赶路,赶到日头偏西后,随意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吃好晚饭,富家公子打算交代这次的任务了,可是突然发现书生不见了。公子倒也不是很担心,似乎早已习惯了书生的作为了。于是把师傅交代的事情和另外两个师弟说了。三个人在屋里商量着怎么制定一个行动计划。等到三人差不多商量停当之后,书生也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三个人看看书生,笑了笑。一切好像都和以前一样。然后富家公子把刚才制定的计划和书生说了一边,书生始终笑着听着。等到公子说完了,也只回答了一声“喏”

然后除了富家公子,其他三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着。富家公子看着三个师弟离开自己的房间,吹熄了桌上的蜡烛,躺在了床上。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会不会和预计的一样呢?

没有评论: